啊棣_天山你棣姐

三流画手,二流写手,一流痴汉。

“感谢上天给了我最好的双亲--”
让我成为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孩子。
出胜。留戳。私设原创人物注意⚠️以及我搜资料发现咔的生日花雪片莲只有白绿的 出久的生日花金盏花更牛逼只有橙色黄色两种 这是糖 出胜is rio/泪奔

醒醒,他在对咔笑,不是你!

【Even独白】他反戴着帽子,走进我永夜的冬

cogcogmutt:

一千个夜,一千零一个故事。
我已经阅尽这一千个故事的每一个令人悲伤落泪的细节,直到最后一个故事是你和我的相遇。
就让我亲亲你绿色的眼睛,抱着你,慢慢在寒冷的黑夜里和着极光摇晃。夜很寂寥,我要给你绕上几圈长长的红围巾,不要让你着凉。
如果暖和的天来了,我会亲亲你绿色的眼睛,把灰色的帽子反着给你戴好,再亲亲你嘴角边笑起的痕迹。
我会牵着你,走过长长的路,看着路旁的泥土绿草里开出的黄色蒲公英。摘下一朵,别在你的耳朵边,你一定会笑着说我淘气。
我会牵着你,走过这世界给予我们的嘲笑和作弄,走过这暴晒的秋与夏。我总会忍不住去看你。你真好看,让我总是看不够,偷偷摸摸地看,光明正大的看。慢慢地,你的目光,也开始只停留在我的眼底。
我无时不刻不在担心我会失去你,谎言压在舌底,你悄悄把它们吻去。我无时不刻不在担心一切美好的日子终将毁于旦夕,我用被子裹住自己,你却伸开手臂,环着我的背,将我用力地抱紧。
我喜欢你带着气声的呢喃,带着哭腔的安慰。你在难过着我的忧郁,我的亢奋,我的不安,我的悲戚。我明白你的难过,正如你是明白我的一样,我是明白你的,所以我们才在一起,所以我们才不想分开。
我在笔尖下写诗,画画,纸片里内容全是你。是你让我不再选择孤单,是你让我不再考虑放弃。我在家里挂满了我和你的回忆,我和你的当下,还有我和你即将一起到达的未来。我喜欢你穿白T的样子,我总是忍不住再用拇指抚过你的眉毛,用嘴唇感受你眼睑上的温度。
我总是不想和你分开,我总是想和你呼吸同一个房间里的空气,就像你是我,我是你。


无论有多少个平行宇宙,无论在这无数个平行宇宙里我们错过或分开多少次,我笃定地相信,无数个我和你,总会再度相遇。


美好和悲伤总会让我想起第一次遇见你的那天,你反戴着帽子,走进我注定难忘的回忆。

留白胶忘了稀释满纸都是 我真是傻子!!!!晚安!

老铁是混血妹子(英国人),今天过生日啦~给她画她轰👌现在英国那边还是凌晨,等她起来看吧!!

《学院非异闻录》

太好吃了

故人酒:

太太这篇校园轰爆写得太好了qaq【第一次在lof收到艾特不能再激动了


一根树:



是点文! 给 @Mrs.M 的普通校园趴:D




=============================================




0.




 




“喂轰!别看树啦过来一下!”上鸣刷的一下打开班门,朝轰跑过来,正转头看风景的轰听到这动静缓缓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上鸣同学放大版的脸,




 




“…有什么事吗?”平静了一下,轰还是开口问道,上鸣嘻嘻哈哈地拖着他的胳膊起来,嘴里不清不楚地说着,“就是嘛……那个啊……来啊来啊来了就知道了!”




 




轰现在也没事便依着他拉着自己往隔壁班走,外面的空气清冽,出门的那一刻他便感受到了寒冷,凉风卷携着樱花香灌进他的领口,让轰打了个哆嗦,




 




说起来平常这种时候隔壁班也不会这么吵闹,按照上鸣的话来说,就是“果然一班有趣的人要比我们这多啊,”轰在心里细想了一下班中的同学,便也沉默地表示了同意,




 




“别发呆了啊轰,来和他们打个招呼!喂爆炸太郎,这位就是轰啦!”




 




他听到紧闭着的门内传来少年的怒吼声,然后在下一秒门被人用力地打开,里面叽叽喳喳的人声传来,暖气膨胀着扑了轰一脸,他眨了眨眼,略微低头地看向自己面前那个金发的男生,




 




“你就是那个轰焦冻?”




 




这不是他和爆豪的初遇。




 




1.




 




在入学的那一天他就注意到了在前面和同伴拉拉扯扯的那个男生,还未褪去婴儿肥的少年脸上带着稚嫩的狂气,瞳仁腥红,眼角上挑,第一眼足以让轰把他记在脑海中,




 




他听到有人在和他说着社团之类的话,轰低头看看自己手中一路走来被塞了不少的、五花八门的宣传单,心下也点点头,




 




“那种东西怎样都好的吧?”




 




他听到那人在随意地应付着,随即同伴便伸手来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男生跳起来,不甘示弱地要揉回去,几个人便在路上打闹起来,吸引了不少目光,




 




轰低头去仔细地看着那些社团,他自幼便在父亲严格的教育下长大,会的东西大概是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他的手指在微凉的光滑纸面上划过,放了无数文字效果的宣传单使无论哪个社团看起来都趣味盎然,前面欢闹的声音渐渐弱去,只能听到他们还在说着话,轰在一张放满了爆炸特效的宣传单上停顿下来,




 




他看着上面吸睛的爆炸状的红色料块,莫名想到了自己刚刚见过的那个男生,他出神地想着,没有发现后面的来人,




 




“喂小哥!对弓道部感兴趣吗?!”




 




轰感受到了肩上的重量,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短发的女生,在看到他的脸时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更多的便是喜悦,




 




后来轰才知道那时候他们的部长大人是在想如果把他给招进弓道部,加入的同学会增加到一种怎样的盛况,但那是后话了,




 




轰没有读懂她的感情,思索再三后,他开口回答,“嗯,还好,”女孩绽出一个自信的笑,拍拍他的肩膀便给他介绍起来,




 




仔细听来内容无非是那些弓道新手的注意事项,但在其中却好像融入了这位同学自己的见解,听着听着轰也不免对这弓道部有了兴致,他正想开口询问一些更加深入的内容,前面却有爆发出了少年的怒吼,




 




“他妈的白痴脸!!!你找死啊混蛋!”




 




声音里透着恼羞成怒,抬眼望去才知道是同伴把在社团上顺来的兔子耳朵戴到了他的头上,柔软可爱的兔耳立在少年淡金色的发上,因气愤而表情夸张的脸显出一种生机勃勃来,轰的目光被女孩注意到,她也不气,便也转头看去,




 




“那个孩子,是叫爆豪胜己吧,”




 




轰睁大眼来看向她,女孩咧嘴一笑,解释道,“他刚才从我们这里拿了申请表啦!虽然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但是都有好好和前辈打招呼,是个好孩子啊,”




 




“怎么样?要加入弓道部吗,”




 




轰的手指摩挲着传单上那爆炸特效,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2.




 




“大家快来打招呼啊!不是你们盼了好久的王子大人吗?!哈哈哈,”




 




上鸣这话一出,一般好多女孩子都发出了惊呼,赶紧攒着拳头去不痛不痒地捶打他,轰朝他们点头示意,然后关上了门,迎进一室温暖,




 




“喂大饼脸,他就是你说的那个轰焦冻?”




 




少年大刺刺地坐在课桌上,轰想着这要是放在二班,大概马上就会有班长来用奇怪手势制止他了,他边想着,边打出了招呼,




 




“早上好爆豪,”




 




那少年皱着眉头转来看他,“你这个阴阳脸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边站着和同学聊天的一个黑发男生赶紧过来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不好意思地笑着冲他道歉,“抱歉啊轰,爆豪他就是这个样子没办法,”说着便和男生折腾起来,




 




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由一位栗发女生出来和他作了解释,




 




虽然明面上是分为了一班二班两个班体,但是实际上以后每次校园活动他们两个班都是捆绑在一起的,所以虽然还是刚开学,他们的关系已经是平常的班级不可相比的了,




 




而在高中女生的聊天中,开学没多久的时候当然首要的是——




 




“当然是选出班草来啊!!!!”




 




名为芦户的女孩子一脚踩在讲台上,活力十足地喊出了他们这次把轰找来的目的,轰被推到了讲台上,和旁边咬牙切齿的爆豪站到了一起,




 




“所以说我才不要和这个阴阳脸……”“反对无效!”




 




少年磨着牙齿不耐烦地等着,面前的同学们在私下嘀嘀咕咕了一阵,到爆豪快要彻底爆发时才决定出来,




 




“那就由你们两个自己互相评分吧!”




 




爆豪呆了一呆,瞬间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就喊,“混账让老子等这么久就得出来这种方案吗?!别开玩笑了!”




 




“不是啊,我们平时和爆豪君天天在一起学习,虽然你也长得足够好看但是轰的脸更少见到啊,这样就会有偏差的吧?所以呐就这样吧!”




 




然后是由那群从开学起就黏在爆豪身边的同学好说歹说地劝了一阵才将这难搞的少年拿下,不屑地哼着气,爆豪扯着提分板和油性笔一屁股坐在轰的旁边,




 




“喂阴阳脸,”轰听到他在叫他,当即转过头去,




 




“怎么了?”“不许随便打分……不然揍飞你,”




 




轰想了想,应了声知道了。




 




“那么两人面对面,在听到选项之后把分数写在板子上,然后举过来把分数亮给计分的同学看,”




 




丽日对这样的方式是很满意的,爆豪虽然脾气差了点,但是不是那种有私心的人,而轰他虽然不大了解,但从上鸣口中却也能知道他是个严谨的人,所以完全没问题,




 




这是在记分开始前她的想法,




 




结果怎样轰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对过程中因为面对面而显得更加清楚的爆豪的脸印象深刻,少年瞪着红眼珠在计分板上用力地写着,注意到他的目光还会象征性地吼他几句,然后被旁边的人快速制止,




 




一边计分轰一边觉得爆豪的表情越发怪异起来,他转头一看,自己那边计分的人表情古怪至极,他平静地开口,“怎么了吗?”




 




那边的人用着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摇摇头,保持着僵硬记完了分,到最后好像那个所谓的班草也没选出来,他依稀还能回想起来爆豪看到分数统计时那僵硬的脸和片刻之后他的怒吼,




 




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分数哪里打错了,




 




那真的是一张好看的脸,轰想。




 




3.




 




学园祭的到来使体会到高中生活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的年轻少男少女们再次兴奋了起来,在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一二两班,




 




“我们来演童话吧!类似白雪公主啊美女与野兽这些?!”女孩子们踊跃地提着名,




 




对于穿着华贵美丽的长裙的女孩们感兴趣的峰田和上鸣也在黑板上争着写下了自己的意见,两个班的人集中在这片开阔的小树林里,为的是找出最好的方案,




 




轰和绿谷交换了意见,拜托他帮自己上去写掉之后,他把目光投向了坐在角落里,兴致缺缺的爆豪,




 




“不感兴趣吗?”轰走过去,少年抬头瞪了他一眼,他把这当做允许的信号,坦然地坐到了爆豪身边,




 




“谁管啊,那种无聊的童话故事,我都听烦了,”他闭眼不耐烦地说,轰微微一愣,“是吗,我都没有怎么听过,”




 




他的语气和平常无异,但爆豪却觉得自己从他的声音里听到了些不对劲的情绪,他不是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但是思考再三后,他开了口,




 




“…你可以去学校的图书馆,那边B-3的那个书柜上有很多,”




 




轰抬眼看他,嘴唇一张一合半天,没说出话来,爆豪被他看得难受,睁眼就瞪他,




 




“别盯着我看混蛋阴阳脸!”




 




轰垂下眼睑,碎阳盛在他的眸中,像是融化的坚冰般温柔的光,




 




“爆豪,能给我一些推荐吗?”




 




于是在少年强硬的拒绝中迎来了学园祭的最终方案,在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提名中中标的还是那个最俗套最大众的白雪公主,只不过最纠结的还是人选,




 




“嗯——自己决定不出来的话就用抽签来吧?”




 




于是那最让人期待的场景便来了,是由爆豪胜己来抽签的场合,




 




“看屁啊渣宰们,”爆豪把手揣在兜里,一摇一晃地上了讲台,众人对他这种时不时的刺伤已经是习惯了,目光只是盯在他伸进蒙着黑布的纸篓里,




 




然而他们都忘了,这是现实,漫画中会发生的剧情在这并不会发生,并且爆豪还十分戏剧性地抽中了“大树,”




 




“这啥?”爆豪盯着手里那大大的纸牌,翻过来给众人看,于是全班都难免地陷入了沉默,




 




“不愧是小胜你啊,”绿谷这么感叹道。




 




在这小插剧后角色的纸牌很快被抽完了,更是意料之外的,轰抽中了“岩石,”也就是说他和爆豪一样套着定制的角色服,全程在舞台上站桩了,绿谷和八百万组成了男女主角,早已在那边研究起剧本来,




 




“爆豪,请多指教,”




 




轰对他晃了一下手里的纸牌,爆豪瞥了他一眼,用口型叫他滚蛋。




 




4.




 




“你们两个全程就驻在那边上真的是要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上鸣笑倒在课桌上,轰平静地看看她,




 




“抽签抽到了而已,”




 




“还有,你们两个站那就算了动什么啊,以为离得远就看不清了吗,”上鸣正色道,




 




“说不定已经被传到校园论坛上了哦?你们两个的小动作,”




 




“会吗?”




 




上鸣闻言身体一歪,“我随口说的啊?!你们还真在动啊,”少年瘪瘪嘴,“算了,反正被挂的也不是我,”




 




“不过轰啊,你感冒了就去请假啊还来上课干嘛?”上鸣捅捅他,轰摇摇头,一手抚上自己滚烫的脸,“没大问题,不想缺课,”




 




上鸣嘟囔着不懂他们尖子生便拖开了座位,轰蜷缩在手肘围成的一方城堡中半醒半睡,他又仿佛闻到了窗边那片学校用来美化环境的樱花树的香气,虽然身量还不算高大,但是开出的花却已经足够美丽,




 




在做梦吗,他想,却听到了身边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快滚起来阴阳脸,软趴趴的难看死了,”




 




爆豪不耐烦的声音在耳边传开,轰这才反应过来方才那都是真实的,他磨磨蹭蹭地把头抬起来,被爆豪递来凑到他嘴边的闻起来气味奇怪的液体冲了一脸,




 




“……这是什么?”




 




轰捧着那暖洋洋的深红色液体坐在座位上,对面的爆豪用手撑着脸,用眼神催促着,




 




“姜汤啊阴阳脸,要么喝掉要么去死,”他嚷着,手指在桌面上不规则地敲击着,轰伸手端起那碗汤来,慢慢地喝着,




 




味道是又甜又辣的,轰想,但是不坏,




 




“爆豪,你是来做什么的?”轰觉得自己暖暖的,他一口口地喝完了姜汤,空间中都被这股气息填满了,叫人安心,




 




“嘁,狗屎头那群家伙说什么你感冒了,硬扯着我去煮汤,”爆豪不满道,“你感冒关我什么事?真是的,”




 




“是你煮的吗,谢谢,”轰道谢道,“让你担心了,抱歉,”




 




“都说了没在担心你啊!真是的……”爆豪皱着眉头端起桌上的碗来,“我走了,”轰抬头去跟他道别,却是突然发现了什么,




 




“爆豪,等一下!”




 




“又干嘛啊你这个……”




 




轰的脸在眼前放大,他伸出手来轻轻拂过爆豪的鬓发,他们靠的那么近,以至于轰能闻到他身上干净的洗衣粉的味道,




 




“粘上了,”轰捻起一小片樱色的花瓣来,“这个,”




 




他再次抬眼,想和爆豪告别,可却在和他目光相接的那一秒愣在了原地,




 




爆豪的脸一片通红,然后,轰的脸也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




=============================================


稿子,不能他用哦♥轰爆双性转!!!咔明星paro,迷妹轰,街头偶遇合照~♥

第一次完整板绘x试着画了幼年的秋水剑小哥哥……像素超级低然后我知道有很多bug 会继续努力的x
"等你长大了愿意来娶我吗?"

【ヒロアカ】轰爆 狂喜乱舞

马 好次

We.:


一个安利CP和被安利CP还有发糖的段子组


都是情景设定 不要深究









狂喜乱舞






1.


“不要吃掉我的薯条!”


芦户警告上鸣,然后起身去找免洗洗手液了。


上鸣同学抗议了一下自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然后伸手去拿一包番茄酱。在座唯一的女同学刚离开三秒钟,切岛就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那个,我说,”


切岛露出沉思的表情:“芦户,是不是喜欢轰同学?”


上鸣刚把番茄酱包装撕开一个口,闻言吓得差点放电。他放下手上的调料严肃地问:


“为什么这么说?”


切岛还摆着用手指扣在下巴上的思考姿势:“刚才用手机点餐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她的相册里有轰的照片……”


“呃,”


上鸣试图安慰他:“没事,也许只是随便拍拍。”


结果此时芦户放在餐盘旁的手机一阵震动,两人同时克制又好奇地迅速瞟了一眼——




芦户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被行以奇怪的注目礼。




“芦户啊,那个……”


“啊?”


上鸣选择了一个比较委婉的提问方式:“轰跟爆豪,在我们班女生里人气很高吗?”


芦户愣住了。


芦户看了看他们。


芦户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等等等异形女皇你冷静一点!在公共场合不要发动个性!!”


上鸣说着一把把切岛推到自己的面前。






2.


“嗯……这是个问了之后会无法回头的问题。”


芦户挖了一勺草莓冰淇淋,慢悠悠地说:“告诉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答案也许会造成一些不可逆的心灵伤害。”


切岛拍了拍上鸣干瘪的钱包,豪气干云道:“没事!连敌联盟的突袭我们都经历过这么多次了,还有什么会造成心理阴影的!”


上鸣心想刚才你也嚎得很惨真的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芦户送了块草莓到嘴里,吞下后十分严肃地开口:


“并不是喜欢轰同学或者爆豪同学,我们只是萌他们的CP而已。”




切岛茫然地吸了一口可乐:“CP是什么意思?”


“CP就是couple的缩写。”


芦户解释道:“你看职业英雄里也有的吧,之前涩谷讨伐事件的时候密林神威跟山岭女侠的CP不是很火吗?”


上鸣点头:


“这个我知道啊,据说他们的事务所私底下也有合作——不过等等,那个不是商业炒作吗?”


芦户摆摆手:“这种事情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啦,我就是打个比方。”


在英雄作为一个成熟职业的现代社会,包装与宣传造势毕竟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问题不在这里吧!”


切岛挠头:“爆豪跟轰?呃……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芦户顿时感到尊严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侵犯:


“哪里怪怪的!虽然只是学生,但是之前体育祭收到最多邀请的就是他们啊?以后肯定会是排行很前的职业英雄!你看现在排行榜上哪个没有被粉丝和媒体拿出来速配过!”


“呃,”


切岛说:“安德瓦?”


“安德瓦已经结婚了!儿子就在我们班上!”


芦户冷静了一秒然后理性分析:“而且严格来说他算是上一代的职业英雄,那时候大家的想法还比较传统。”


“那欧鲁迈特?”


芦户解锁了手机在一个粉红色背景的小讨论区里猛翻,然后点了几张图片的保存选项:“喏。”


“欸,这个黑衣人是相泽老师?”


上鸣凑近看了看。


“对啦,虽然相泽老师不怎么以Eraser·Head的名字进行英雄活动,但在几次比较著名的事件里有现身过。这些都是当时的照片。”


两位男同学研究了一会这到底是哪一次事件,最终被饭拍的强大滤镜所折服。


“是拍电影吗。”


“是偶像剧吧。”


“不过我一直以为相泽老师跟那位布雷森特·麦克关系比较好?”


上鸣回忆了一下:“之前去教师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麦克老师找相泽老师一起去吃午饭……话说以前的报道里也提到过Eraser·Head这个英雄称号是麦克老师起的吧?”


切岛立刻表示了赞同:“对对,我以前收集过很多RED的画册和杂志,好像对这个采访有印象。我想想,应该是《伟人英雄》第六册的赠品CD……”


“所以到底是……”


“芦户?”


两人说完发现对面的女同学没了声音,疑惑地看过去。




芦户:“……”


芦户惊恐:“你们直男……为什么比女孩子还会讨论这个……”


甚至还是带实锤的。




两秒钟后,芦户露出怀疑的表情:“等等,你们是直男吧?”






3.


“所以在我们班其实很流行这样的配对吗?”


上鸣边说边用手机翻着网上的贴子。


“唔,”


芦户想了想:“我是轰爆派的……同好的话应该有——隔、隔壁班的物间……”


切岛:“为什么跳过了我们班?”


芦户捏了一下可乐杯子,里面没化掉的冰块互相挤压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你猜?”


“怎么说来着,因为是冷CP?”


上鸣按照看到的贴子内容领悟了用法。


“冷CP又是什么东西……哦,这个好像能从字面意义上解释。”


切岛灵光一闪:“支持的人少——这样的意味吗?”


“啪”地一声,芦户把可乐杯捏瘪了。




“笑什么笑,”


芦户擦了擦手上的可乐,不屑地对他们说:“你们俩也没好到哪里去。”






4.


回到宿舍的切岛发现自己因为被灌输了奇怪的知识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手机,发现LINE上弹出一条提示,芦户把他跟上鸣拉进了一个小群。


“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


芦户发了一个瘫倒在地的表情。


上鸣表示了解,然后又问物间在哪里。


芦户回复:“他是个大手子,以后可能会来吧!”


然后又补了一句:“大手子总是很忙的。”


切岛打字:“大手子是什么意思?手很大?那不是拳藤吗?”


芦户发了一串挥手再见表示她的心累,然后下面又是好几张图片——宿舍Wi-Fi加载了几秒钟,然后切岛辨认出那是一次实战课里的照片。镜头很晃,有时又被倒塌的建筑物和其它别的什么东西所遮蔽,但仍然能认出其中的主角是轰与爆豪。


“这是之前我们拜托了拳藤同学,再让她揍……哦不对告知物间同学才拍到手的珍贵资源!”


芦户继续发消息:“话说那节课我还跟切岛你是一组的来着。”


切岛:“好像是有那么回事,第一名就是爆豪、轰以及物间小组吧?”


上鸣:“物间是附带品吗?”




“根据物间同学的描述,当时的情况是他挑衅了A班的两位——”


“他说出挑衅这个词了啊。”


“上鸣不要在我打字的时候插话!”


芦户连击数个小人对空气拳击的表情:


“这不是重点!总之,在受到挑衅之后的爆豪很轻易就燃了……”


是爆豪没错。


被口头禁言的上鸣在心里默默想。


“燃归燃了,但是并没有直接照着物间同学的脸一拳lou上去,而是喊走了轰!更重要的是,物间同学尾行他们之后发现两人在合作进行救援任务的训练!”


芦户继续发照片。上鸣这回忍不住了:“尾行不是听起来很不妙吗!”


“这一切都是为了珍贵的图片。”


芦户发了一张青山同学撩刘海的表情(——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所以,以后在男生宿舍里的话这个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们了。切岛同志,上鸣同志,加油。”






5.


被拉进小组里的事情发生之后恰好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但赖床这种事在1-A是不存在的。试问谁能遭得住在宿舍楼下绕圈跑步美其名曰晨训的饭田同学大喊学校口号,班长似乎致力以此训练自己的肺活量顺便成为大家的闹钟。


上鸣挂着黑眼圈走到餐厅的时候已经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他刚准备一脚跨进去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等等。”


切岛在他旁边,意外地经过了昨晚的照片轰炸后还是十分精神:“轰和爆豪在里面。”


于是上鸣也精神了。


“那为什么我们要站在危险区域?”


他问:“爆豪搞了新的必杀技整个宿舍楼的人都得死吗?”


切岛艰难地摇摇头,然后抬了下下巴示意他往里看。爆豪正在一边往桌上端料理一边骂骂咧咧,内容大致能听到“非要吃日式料理”、“三明治有什么不好”、“给我统统吃下去”几个片段。


上鸣默默掏出了手机,解锁之后打开聊天界面,打了几个字又删掉。


“你来。”


他说:“我想起自己被芦户禁言了。”




“其实我觉得。”


切岛在群里发完了文字描述,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好像给同学做个饭是挺正常的事情,为什么放他们俩身上我们就好像顿悟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上鸣沉痛地在沙发上用抱枕捂住了脸:


“我们被芦户洗脑了。”


切岛还没来得及回他一句什么,厨房的拉门嘎吱一下滑开了。爆豪目不斜视地走过来拿他挂在架子上的包,轰在后面跟他们说了句早上好。


“别叽叽歪歪了阴阳脸。”


爆豪把另一个包隔空扔到轰怀里:“时间要来不及了,赶紧走。”


切岛看着他的动作,忽然间福至心灵,问道:“早饭有我们的份吗?”


“哈?”


爆豪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们这么多人难道我要开个锅煮味噌吗,来不及的。自己去食堂买啊。”


他拽着轰离开的时候宿舍门发出一声巨响,上鸣看上去致力于用抱枕把自己就这样摁到窒息。


他的声音听上去快要断气了:


“刚才那个……好像是……发糖?”






6.


周一正常上课,课间时芦户跑到男生的圈子旁,十分感动地握住切岛的手。


“多亏了你们。”


她说:“女生里有不少人吃了安利,这真是太好了——”


“先别说这个了……”


上鸣摸了摸下巴:“下节实战课分组貌似是我跟轰一组,感觉完全没有发挥余地我压力很大啊。”


“对手呢?”


芦户问。


“是小胜和常暗同学。”


旁边的绿谷说。


“这个随机出来的组合没问题吗?”


芦户说:“个性克制的情况下很难打出什么配合吧?”


“配合,跟爆豪吗……”


另一边坐着的常暗,显然因为自己的名字被提到而关注了对话内容:“听起来稍微有点诡异。”


上鸣很不给爆豪面子地笑了。




“个性压制而无法配合的情况的确有点棘手……”


负责口头指导的欧鲁迈特沉思了一会,用干瘦的手掌拍了拍旁边的相泽:“要不对换一下?让上鸣少年跟常暗少年一组?”


站在两位老师跟前的上鸣在内心擦了把汗。


“真正对战的时候可不会出现这样称心如意的状况。”


相泽老师公平地说,看上去几乎打算拒绝这个提议了。


“虽然战斗的情况总是变幻莫测,但唯一稳定的因素只有战友啊。”


欧鲁迈特突然咧嘴一笑,瞬间变成美漫画风的形象比了个拇指:“如果连战友都没法完全合作信任不是糟糕吗?”


“……这样。”


相泽把文件放到了桌上,用一支笔尖已经秃了的铅笔划拉了几下:“那就改一下吧。上鸣,你回去通知那前三名。”






7.


“实战课,好。”


实战课结束之后芦户在群里发言,附上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


“当然为组织做出牺牲的小上鸣也很不容易呱,放学之后我们去吃食堂的甜品站吧呱。”


新加进群的蛙吹说。


切岛回复:“这家伙现在暂时还处于电力输出过大无法正常交流的状态,总之代他谢谢你们。”


他发完消息发现上鸣在医务室的床上翻白眼。


切岛大惊:“你怎么了!?你要死了吗?恢复女郎!!”


“等等等你先别喊。”


上鸣赶紧捂住他的嘴:“我只是从过电状态刚刚恢复过来有点不舒服……有没有水?”


切岛把床头的水杯递给他,上鸣喝了半杯之后捧着塑料杯子,看上去几乎进入无我境界。


“……”


切岛:“……朋友,你不会被打傻了吧。”


上鸣:“……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他把杯子放回去,然后扶着额头再次开口:


“实战课的实时转播你们也看到了吧?最后常暗同学掩护我发动最大电力攻击的那个时候……其实我隐约感觉爆豪已经看透了我们的战术意图,但是完全没想到直取我的会是轰。”


切岛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的确是有这回事。但当时另一边的战斗因为黑影的半暴走状态变得异常激烈,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上鸣拍了拍脸:


“爆豪,也能放心把这样重要的战斗交给别人来……我觉得这,是不是太RIO了点?”


切岛:“……你这么一说。”




旁边病床上的常暗:“……我都听到了什么……”






8.


“喂,半边红的。”


这一周的补习结束之后,在回学校的路上,轰忽然被爆豪这样叫了一句。


他转过头发现对方正在自动贩卖机前倒腾,大概是没有零钱或者正好识别不出来被退回。轰摸了摸口袋找出几枚500円的硬币,问:


“你喝什么?”


当然贩卖机没有给他把硬币塞进去的机会,这回很干脆地吞下了爆豪手上的纸币,在提示灯闪动之后滚下了两瓶预先选好的饮料。


爆豪用手勾过他的姜汁汽水,机器的挡板发出骨碌碌的声音。他提着那听易拉罐就像拽着一个人的衣领,表情极为不善。


“你有没有感觉——最近,啧……那帮家伙都躲着我们?”


轰很快意识到他说的人是别的同学,他一边思考着怎么回答这句话,一边弯下身去拿另一瓶饮料。


“反倒是每天看到你这家伙的次数多得有点不正常。”


“因为要一起补习,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轰实话实说。


然后嘭地一声巨响,爆豪的拳头结结实实地砸到了自动贩卖机上。


令人尴尬的沉默里,机器很给面子地掉了几罐饮料出来。


爆豪:“……”


轰:“……带回去给别的同学吧。”


看爆豪眼角有往上吊的趋势,正在把相应的钱塞进投币口的轰赶紧又补了一句:


“这么多我们也喝不完。”






9.


饮料被他们装在包里带回了宿舍,大好周末男生宿舍终于有了点本身的模样。一群人围在电视前面打游戏,听到开门声除了拿着手柄的濑吕都转过了头来。


轰把包里的饮料拿出来码到了茶几上,解释说这是“爆豪给你们带的饮料。”


大家一拥而上,一人一罐拿得飞快。爆豪在旁边计划着给轰的脑袋来个爆破:


“谁给他们带的!”


“那难道说你砸坏了售货机?”


轰反问。




在沙发上目睹了过程,但没有听到具体对话内容的切岛:“……”


上鸣感叹:“原来这么甜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