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力读懂我。

(短完)not our fault

monitor两个意思 一个是指(小八在社区学校的)班长,本文中有类似于教导员的责任。另一个意思不清楚的朋友可以查一下,会有助于理解这个故事!

部分灵感来自《The giver》.

ooc是真的。

看懂也不要说噢。

————————————

“不能说,”尹净汉表情凝重地点点头。崔胜澈也随着他的话语表示同意,“不能说。”

门响了,谨慎地敲了三下,是徐明浩。这孩子举动一向被拘束着似的,近日里更是条框得不像话——尹净汉知道,他们大概学到那一课了;这几年社区新加的那一课。

尹净汉站起身,帮着小房客把书包从瘦削的肩上取下来。另一位房东拍拍少年的脑袋也走出了主卧,现在是冬天,要提早准备晚饭。

“monitor今天说——”还没等主动问,徐明浩就抖索着先开始了话题,“今天讲到了——人口延续。”他乖巧地让青年用双手包住自己的,一同在尹净汉的床上坐下来,“我不是很明白。”

少年的手很冰。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尹净汉又微微握紧了手心棱角的一团凉意,冬天在这个社区一向可怕,他有一次甚至生出怀疑:联邦当初为什么要在这样严寒的地方建造社区?但幸好崔胜澈及时提醒了他:no doubt, no betray.

……去他的。

他在心里默念,联邦二十诫第三四条……no doubt;no betray.怀疑先驱者作出的决定是破诫的,是罪行。幸好有崔胜澈。

“不明白什么?”他伸手拨了拨徐明浩的刘海,让少年漂亮眸子里的低落暴露得更明显;“你觉得monitor说的有什么令人不解吗?”

少年点头的幅度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说实话……我不怎么……”相信。这个词,他艰难地哽住了,最后用一个略微苦涩的眼神传导给了他的引导者,“生命树?这种不能完全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不是联邦所不承认也不允许研究的吗?”

外头传出了厨房里排气扇的响声——崔胜澈大概要开始做晚餐了。进口自别的社区的蔬菜已经卖完了,今天的晚饭可能不会那样新鲜……但是尹净汉相信那位的厨艺。

窗帘是拉上的,床被今天刚换了新,房间里的灯光昏暗、暖气却很充足。温暖一蓬蓬地塞在空气里,可徐明浩的手指还是那么凉,好像捂不热一般。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想过这些有的没的,” 他戏谑着点了下少年的小尖下巴,“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们当时有一小团,都在想——父母如果是递交申请去生命树那里领小孩的,两代之间为什么长得像可就是个不解之谜了。”

“我们很蠢地去问了monitor。”尹净汉迎着徐明浩突然变得有些期待的眼神笑了起来,“然后被痛骂一顿,说我们违反了诫条第三,谅在年纪小,全体进行为时两天的思想教育。”

徐明浩眼里那点希望熄灭了。他重新重重地往后靠去,很久没有说话。

尹净汉也没有发声。他只是摩挲着少年的手——外头传来有规律的哒哒声,崔胜澈在切菜了。

房间里真是很暖和了,尹净汉甚至觉得自己后背出了点汗;但是徐明浩实在是太难暖了,外面一定冷得刺骨……明天要给这孩子加衣服。记得把那件大衣上其他社区的标牌剪掉,他告诉自己。

半晌,男孩抬起头再次看向他,声音有点发涩,“所以……净汉哥,你们现在相信吗?”

“生命树吗?”尹净汉笑起来的时候,颇带了点狡黠——是徐明浩熟悉的那种笑。他在少年手上拍了拍,眉毛挑了挑,“休想拿这个蒙骗我们——更何况,你忘啦?”他又忍不住戳了戳对方的脸颊,“我和你胜澈哥都是成年人了,早就知道真相了。你到时候也会知道的。”

少年抗议:“你们肯定清楚得比这个早——而且年龄线在我的母社区有时候甚至不起作用——”

然后他被尹净汉一把揽了过去。

“你没说错……但我相信你也快了,”青年的话轻轻吹进徐明浩耳朵里,那耳廓因话语微微发红,“我们明浩啊,'知道'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只是不能说,不是我们的错。明白了吗?”

——————————

“我发誓没瞒着你什么啦——”尹净汉一手端着架了三双筷子的空碟一手在崔胜澈后腰拍了下,走出厨房,呼唤徐明浩,“没事,桌布那个角稍微弄一下就好了……”

徐明浩看上去心情仍有些沉,只是眼中的困惑已经少多了。他看一眼厨房——崔胜澈还在忙着把最后一个菜装盘,抽油烟机运作声音不小——然后很快地蹭到他的房东之一边上:

“净汉哥,你和胜澈哥……确定了吗?”

尹净汉刚好摆完最后一个盘子,腾出手来在小孩耳朵上轻揪了下,满脸却都是甜的:“就你好奇!”

徐明浩总算露出了今天回家后第一个笑容,傻笑了好一阵后随即又眨着眼睛凑上去压低声音:

“可是你们社区,你和胜澈哥不可以——在我们那边也不可以——”

“还有别的社区嘛。”尹净汉无所谓地耸耸肩,“况且这有什么问题啊?不一样只是不能说而已,又不是——”

这一次徐明浩接得很快:

“又不是我们的错。”

——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的崔胜澈,之前的什么都没听到,却像什么都了解了一般对着两人做了个鬼脸,“躲在家里做的事……monitors和联邦风纪又管不到我们头上来。”

“不过还是不能告诉别人哦,”他把最后一个碟子完美地嵌进桌上那个预留的空隙,同时在尹净汉和徐明浩后脑勺各揉上一把,“那帮老顽固,容忍度可是很低的——”

                                                                             (完)

————————————

如题。

占tag致歉看这儿 高亮

大家也都知道最近势头比较…我们虽然圈子不大但是也有很多朋友提醒我要注意
以后更黑泡净都在群 这里的文包括服从调配,为避风头已经基本锁完了
🌟群除了熟人不加人了!!!!!!不加人了!!!!
这一段时间不更车了等过一阵 实在是万不得已求原谅!!!!!!!!

爱你们的棣

统一回应催文

下周考完期中考更服从调配 黑泡净…再等等吧TT我会尽力产出的


尹净汉 20181004生日快乐

倘若要说爱的话 爱的是你每一种样子、每一个细节、每一下举动。
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别人家的崽,百度百科十三个人专门去细看你只是因为和我有相同的姓氏;后来看到神级动图,被惊艳到却也没有深入了解。最后是某天好奇,中午去朋友家玩时一起看了蹦蹦mv,当时被开场的你震撼到——薄、细而利的线条、微微失焦垂着的眼睛和男团少见的发型,都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再也看不清其他人。如果说你蹦蹦的造型漂亮得几近刻薄,出道曲里因为编舞要求而作出的小堂皇表情和苹果头就是令人忍不住笑容的可爱了。你偏偏头,抬起的眼亮着——
然后我来了。
补团综的时候看到有人说你切开黑,我当时咂着嘴不信,这不就是个漂亮单纯典典型型小天使,哪那么漫画人设。看完团综老妈妈捂着心脏哭了,真香。我我我
说真的,出道至今无死角的美貌、高音不锐利常嗓清甜、新粉疯狂补档明显感觉到的巨大进步、爱恶作剧有点淘气的性格和无辜的脸蛋形成的巨大反差;风格多变、技能多而强……如获至宝的感觉是第一次这样强烈,你的每一点都准而稳地瞄准我的取向。
再往后,几乎是欣喜若狂地发现,你的光芒那样闪耀,大家都能看见——日本是一骑绝尘的绝对第一人气,中韩稳驻前三,谁都喜欢你;太好了,没人有资格骂你黑你,虚荣狗完全满足完全得意,锁在你身上不走了。
时间推移而我爱你如初;你的优秀也罢、小小的不完美也好,哪里我都可以接受,哪里我都觉得可爱,在我眼里哪里都是好的。
尹净汉;24岁,要你多多地皱起鼻子笑,要你兴致勃勃地恶作剧,要你大声喊出来、一直向前奔跑。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爱你一直为了你的发展贡献我最大的努力,也会为了你不停歇地上进。答应你,即使是哪一天我的小王子剃了平头要进军队了,我也会一边提升自己一边等待。
还有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说来,花里胡哨的夸人技巧突然也不知道怎么用才好;我笔法拙劣又毫无条理,再琢磨,到头还是只能说三个字:
我爱你。
24岁生日快乐,尹净汉,我的天使。
【nh时间20181004 00:00分 棣.】

下一个就写这个吧

日常感叹崽崽

小净的嗓音与其说是蜜嗓,一定要找形容词我觉得更像芦荟那样。不黏着、不是最清冽的但有十足的透性,很清新也能听出少年活力气息;他的温柔不像普遍nh“温柔嗓音”的深情或者柔情,是透着点狡黠的,是有微微弹力、滴着露水的声音。有时候甚至有点撒娇似的,但是丝毫不腻。
可能表达得不太好……但是我真的很爱。

爱看肉的女孩们 你们的救世主来了 我下次马上用!!!!!!!!!

【佑灰/澈汉】追星成功!(一发完)

  《捕获成功》后续!

  大家要我写的时候牛逼哄哄觉得懒得写,自己看了一遍又想写了……对不起真香

  真滴很白痴!纯甜!写给想看佑灰后续的孩子们!

 

——————————————

宿舍设定与现实不同,圆单人间,床在房间内(不然公然 不太好)

1.

  “为什么把我的卡拿出去啊!!!”

  难得空闲的周日。崔胜澈恨恨地趴在床边,瘪嘴皱眉看着尹净汉暴力地拆着新专。

  尹净汉盘腿坐在床上,身边还堆着小山一样的专辑;左手边整整齐齐叠着两摞全圆佑的小卡和闪卡,四周还散着丢了满床铺——都是洪知秀崔胜澈权顺荣的。

  这是ST本年度第二次回归,距离崔胜澈尹净汉、文俊辉全圆佑双双结成小情侣已经三个月了。自尹净汉带孩子跳槽成功,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曾经的粉丝与偶像、偶像与一见钟情对象仅仅一个月就通通变成了情侣。

  对此,一见钟情对象的新任密友、某不愿透露身份的jo姓男子不止一次痛心疾首:“怎么就给崔胜澈拱成功了呢???怎么就两眼一黑去拱全圆佑了呢???”

  ……扯远了。

  ——尹净汉利利落落拿裁纸刀在保护膜上一划,手指翻飞几下就剥离出了小卡;看一眼是张权顺荣,轻轻抛到一堆“权顺荣”最上面:“俊尼只要圆佑的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

  崔胜澈不说话,只化身成大型犬,幽怨地趴在边上,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格外认真的脸:“呀,别装没听懂!你为什么不收起来?”

  尹大爷终于有空百忙之中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我又不追星……”

  刀柄挺细,握久了有点疼。尹净汉只是微微顿住捻了捻指头大型犬就扑上了床,扫开一片东西抢过他手中的小刀开始拆专,嘴里还嘟嘟囔囔,“这次我的卡可是很稀有的——特意设置了数量比例的——”

  声音是难得的别扭,不难听出来,真的有些委屈的成分在里面。

  被抢了饭碗的尹经纪人盯了一会儿面前毛茸茸的头顶,叹了口气,最终啪地把弄疼的手拍上崔胜澈蓬蓬松松的头毛。

  对方正要不满地抬起脑袋时,前者很自然地贴上去在他头发上亲了一口:

  “你人都在这里,要纸片干嘛?”

2.

  “出道之前什么都不做了!”

  文俊辉郑重宣布,“净汉哥下令啦,最后这一阵必须加大练习强度,还有下次不会再帮我请假了。”

  全圆佑右眉猛地抽搐了一下,手里的大部头书啪嗒掉到地上。

  距离文俊辉solo出道只剩下寥寥几十天,本应该是最紧张的时候——

  “你这家伙居然弄到这个地步?!!!你要我怎么跟编舞老师解释?!!他这周第四次过敏性肠胃炎?!!!!”三天前,尹净汉撼动整个宿舍的怒吼仿佛还余音绕梁。

  不同于尹净汉和崔胜澈,全圆佑与文俊辉的身份更刺激一等、年龄也更小,在某些方面节制力还远远不行;常常一看对眼就莫名其妙干柴烈火烧回全圆佑宿舍,搞得ST其他单身队友抱怨不止。仅仅是结束打歌后回到公司,两人的重逢就直接逢上了床——还逢得文俊辉第二天直接瘫在床上喘口气都腰酸背痛腿抽筋。

  如果只有这一次,那还算好。可是明明双方都知道缺练习对文俊辉影响很大,还是抱着冒险的心态又试了第二次、第三次——然而每一次都没有把控好力度,也就导致了尹净汉最终的爆发。

  于私是哥哥是亲人,于公,尹净汉仍充当着经纪人的角色。严厉是对谁好心里都知道,因此这样的恶劣事件再也没有发生。

  好在两人被批评后的确收敛许多,文俊辉的练习也日益卖力,赶上了塌掉的进度;但全圆佑渐渐发现,自己的对象好像有点收敛过头了——

  一开始停掉的是上床。

  “忍啊,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崔胜澈经常中午容光焕发地去到全圆佑那儿串门,有时候甚至光个上身骄傲地把背后还未褪红的新鲜抓痕大喇喇秀遍全宿舍,“没关系没关系就一个月了嘛。”
 
  紧接着被文俊辉拒绝的是用大腿。

  洪知秀某早经过餐厅时顺手安慰地拍拍因失去夜生活反而无法入睡的颓废青年,优雅无比地啜一口咖啡,“你要理解,中国人很讲究积攒元气。”

  然后……互相帮助也不行了。

  “他的出道舞台需要情感的爆发!再撑一会儿!!”桌上出现了这样的权顺荣的纸条。

  最后,就连尹净汉都憋不住怜悯之情:“俊尼有时候很坚持的……乖,哥偷偷给你点炸鸡啊。”

  躲避了自己的经纪人在休息间恶狠狠撕咬鸡腿的全圆佑,嘎吱一声嚼碎一块骨头:

  “他不红这破公司就完蛋了!!!”

3.

  文俊辉很成功地出道了,以惊人的初mv播放量、L社有史以来第一个外籍solo爱豆的双重爆点登上了一家又一家报社的大版;与此同时,ST师弟的身份更是奠定下了厚实的粉丝基础。

  代表很高兴,尹经纪人很高兴,师兄们也很高兴,师兄之一的男朋友全圆佑欣喜若狂——因为就在结束最后一家杂志的摄影工作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尹净汉郑重宣布,长达两个月的“禁欲令”就此撤销。

  当晚,尹经纪收到来自崔胜澈的kakaotalk:

  “你是不是同意他们做了?”

  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社联络簿:

  “何来此言?”

  打完这句话不到五秒,尹净汉立马被拉进了一个聊天群组。群成员就三个,洪知秀、崔胜澈加他,不知道是哪个骚包的把群名创建为“成熟男人们的对话”,第一条是洪知秀发的:

  “我这么多年没见全圆佑跑那么快过ㅎㅎ”
 
  此时是休息时间,洪崔两人蹲在练习室墙边的电插板边上,等待着尹净汉的回复。不一会儿,对面传过来新消息:

  “哦?文俊辉翻他牌子啦?”

  “不是,他们开房去了——”

   “你发这个干什么?!!!净汉尼可是经纪人啊——”崔胜澈无意瞟到洪知秀正在输入的内容魂都吓掉一大半,一个飞身要去抢;结果还没来得及,洪知秀手一抖——手机飞出去的前一刻,那条消息被发送了出去。

  幸好手机脸朝上落地、毫发无损,只是委委屈屈躺在地上,脸上还黄亮亮地显示着“成熟男人们的对话”里最后一条消息。

  练习室这一角突然死寂,两个成熟男人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对方空洞的表情。

  “他们开房去了!”

——————————————

    与此同时,某五星级酒店大套房双人床上,全圆佑一把扯开文俊辉的前襟,紧蹙着眉与对方唇舌交缠。唾液交换之时,文俊辉含含混混地试图说什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净汉哥以前告诉我,如果被拍到——”

  全圆佑一巴掌拍到他屁股上:

  “你居然在我的床上提别的男人!”

  “…………………”

   他最近都看了些什么书啊?

———————————————

    另一边的宿舍里,尹净汉嘴角的笑意一点点垂下。如果目光有能量,它们应该已经射穿手机屏、把经纪人工作记录本烧出了两个洞:

  “开,房?”

                                                                                END.

  ———————————

  好久不见(大概是)!

  这一篇其实军训前就写了一半了,也因此才有可能学习之余在周末补完后面的,产出这份粮食。

  国际部双重任务真的好严格!不过我会努力协调写作和学习的,大家不要跑掉啊!

  要等我!!我爱你们!

  如果喜欢的话拜托给我评论~!!!

                                       By.棣

 

 

 

 
 
 

会被唯饭/毒唯骂啊……还有就是总有人在我cp脑时刻强行告诉我谁谁谁太会营业了跟、真、的、一、样………我知道啦 但是还是难过

下一篇大概是客人点文的珉汉!!!我爱体格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