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力读懂我。

【黑泡净5p大车补档】好听吗?(中)

用春哥这个网站  http://monai.mobi/chunge/ 查看

将以下码复制黏贴进框,点击“春哥纯娘们”按钮就可以看啦!

第一段:
ICDnn60g5Zug5Li65oiR5LiA5LiL5a2Q54KW5LiN5Ye66YKj5LmI5aSa6IKJ4oCm4oCm4oCm4oCm4oCmCgogIOWWnOasoueahOivneivt+e7meWOn2xvZuivhOiuuuWTpu+8gQoK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4oCUCgogIOW0lOiDnOa+iOaMuui/m+eahOaXtuWAme+8jOmHkeePieWljue0p+e0p+WcsOaQguS9j+S6huS7sOWNp+WcqOS7luaAgOS4reeahOWwueWHgOaxieeahOS4iui6q+OAggoKICDlk6Xlk6XnmoTmlbTkuKrouqvkvZPooqvmraTml7bnmoTov5vmlLvogIXmjZ7nnYDkuKTmnaHohb/lkJHlpJbmia/ljrvvvIzlh6DkuY7opoHmu5Hlh7rku5bnmoToh4LlvK/vvJvkvYbkuIvkuIDnp5Looq3mnaXnmoTmmK/ni6Dni6DnmoTmkp7lh7vigJTigJTog73lkKzop4HnmoTmmK/niankvZPnm7jmkp7ogonmrLLmqKrmtYHnmoTpl7flk43vvIzpmo/nnYDlsLnlh4DmsYnku7DmiJDlvKfnur/nmoTllonlpLTnoLTnoo7mu5rlh7rnmoTmsJTpn7PvvIzkuI3lj5fmjqfliLbnmoTouq/kvZPlho3mrKHooqvpobblm57ljp/lpITjgIIKCiAg56qX5biY55qE5pWI5p6c5b6I5aW977yM5LiA54mH5piP5rKJ44CC5Zyo6L+Z5Zy65oCn54ix5byA5aeL5ZCO5oi/6Ze06YeM6I6r5ZCN5a6J6Z2Z5LqG6K645aSa77yM6IO95ZCs6KeB55qE5piv5q2k6LW35b285LyP44CB6L276YeN5LiN5LiA55qE6by75oGv44CB5LiA5Liq5aOw6Z+z6Jma5rWu6ICM6aKk5oqW

第二段:
ICDigJzlk6XvvIzlh7rmnaXlho3or7TlkKfvvIzigJ3mnKbog6fkuK3ovafov4flsLnlh4DmsYnliY3liJfohbrnmoTmmK/lhajlnIbkvZHnmoTlo7Dpn7PvvIzigJzlh4DmsYnlk6XlsITlpKrlpJrmrKHlr7nouqvkvZPkuZ/kuI3lpb3igKbigKblpoLmnpzmr4/kuKrkurrpg73lnKjph4zpnaLlgZrotrPnmoTor53vvIzkuI3nn6XpgZPlvpflpJrntK/jgILigJ0NCg0KICDnrKzkuIDlj6Xor53vvIzlhajlnIbkvZHnmoTll5Ppn7PmmK/ljYrlk5HnmoTjgILku5blvojlv6vmjqnppbDnnYDmuIXkuobmuIXll5PjgIINCg0KICDltJTog5zmvojnmoTllIfoiIzku43mr6vkuI3nlZnmg4XlnLDmjqDlpLrnnYDlsLnlh4DmsYnvvJvkvYbohLjlvq7lvq7lgY/kuoblgY/igJTigJTku5bllYPlkqznnYDlr7nmlrnmn5Tova/nmoTlmLTop5LvvIzliqjkvZzmhaLmnaHmlq/nkIbvvIzmnJvlkJHlhajlnIbkvZHnmoTnm67lhYnljbTmmK/ku47mnKrmnInov4flnLDppbHlkKvnnYDmrLLmnJvkuI7mlYzmhI/jgIINCg0KICDpu5HmmpfkuK3vvIzpgqPlj4znnLznnZvkuq7nnYDkuIDnp43pmYznlJ/nmoTlhYnjgILkuIDnm7TlnKjlhajlnIbkvZHovrnkuIrml6XlvI/mraPlnZDlt7Lnu4/ohLjnuqLlvpflv6vmu7Tlh7rooYDnmoTltJTpn6nnjofnjJvlnLDkuIDkuKrlr5LpoqTvvIzliJrmg7Por7Tku4DkuYjlsLHop4Hku5blpKflk6XmhaLmhaLlgZzkuobohbDog6/jgIHlnZDnm7TotbfmnaXvvJoNCg0KICDigJzkvaDlsI/lrZDm

第三段

ICDigJzkvaDlsI/lrZDmg7PlgZrkuoblkKfvvJ/igJ0NCg0KICDltJTog5zmvojnnK/otbfnnLzjgILnlLfkurroiJLlsZXlvIDnmoTkuIrljYrouqvlroznvo7lvpfkuI3lg4/or53vvIzooazooavlt7Lnu4/mub/pgI/vvIzmnoHmnInlvKDlipvnmoTogonkvZPkuIroloTmsZfms5vlhYnjgIINCg0KICDnoazmjLrnmoTniankvZPkuIDngrnngrnku47mub/mu5HkuYvlpITpgIDlh7rvvIzliJrkuIDmir3nprvpgqPoirHlvoTlj6Pkvr/kuI3mu6HlnLDlvKDnvKnotbfmnaXvvJvmiJborrjmmK/liJ3mrKHmjqXlj5fmgKfniLHpo5/pq5Pnn6XlkbPnmoTkurrmhI/nirnmnKrlsL3vvIzltJTog5zmvojpgIDlvIDml7bvvIzlsLnlh4DmsYnku43lkZzlkr3nnYDlpLnnnYDohb/vvIzor5Xlm77mjL3nlZnjgIINCg0KICDkvYblho3oiI3kuI3lvpfvvIzkuZ/lvpfnu5nliKvkurrmnLrkvJrkuobjgIINCg0KICDnm67lhYnpvZDliLfliLflkJHlhajlnIbkvZHjgIINCg0KICDigJzlkYDvvIzigJ3mrLLmnJvku43mnKrmipLop6PnmoTlpKflk6Xlr7nlvJ/lvJ/mjJHnnInvvIzigJzlk6XmgI7kuYjlip7vvJ/igJ0NCg0KICDlnKjluorkuIrnlKjohp3nm5bmjKrlvoDov5novrnlhajlnIbkvZHnnIvkuIDnnLzku5blk6Xog6/kuIvlt6jnianvvIzmiqzlpLTnnIvliLDpgqPlj4zkuq7kuq7nmoTplb/nnavmr5vlpKfnnLzvvIzlnKjlv4Pph4zmmpfpgZPkurrkuI3lj6/osoznm7jvvIzigJzov5nkuKrlpb3op6PlhrPigKbigKbor7flh4DmsYnlk6XnlKjlmLTluK7lv5nlkKfjgILigJ0NCg0KICDnpLrmhI/ph5Hnj4nlpY7liLDkuIDovrnljrvlronmiprlronmiprlnKjlnLrmnIDlsI/nmoTlvJ/lvJ/vvIzlhajlnIbkvZHlsIbpmYjmqKrnmoTogonkvZPmjZ7otbfmnaXmirHov5vmgIDph4zjgIHorqnku5bog4zlr7nnnYDlnZDlnKjkuoboh6rlt7Hohb/kuIrjgILnhLblkI7lh7rkuY7miYDmnInkurrmhI/mlpnlnLDvvIzku5bovbvovbvmia/lvIDkuobokpnkvY/lsLnlh4DmsYnlj4znnLznmoTpgqPlnZfluIPmlpnigJTigJQNCg0KICAg5Zyo6YKj5Y+M6L+36JKZ552A57qi5LqG55y855y255qE5rm/5ram5p2P55y86Zyy5Ye65p2l55qE5LiA5Yi56YKj77yM5Zyo5Zy66L+b5pS76ICF5Lus5bCP6IW556yU55u05Yay6L+b5LiA6IKh54Ot5rWB4oCU4oCU5bey57uP6KKr546p5Yiw5aSx56We55qE576O5Lq65Lu76Lqr5ZCO55qE5byf5byf5bCG5ryC5Lqu6IS46JuL5o6w6L+H5Y6777yM6IK/5ram55qE5ZSH5bCx6YKj5LmI5b6u5b6u5byg552A77yM6L+36Iyr552A57Si5rGC77yM4oCc5ZyG5L2R5ZWK4oCm4oCm4oCdDQoNCiAgIOWFqOWchuS9kemdoOS4iuS6huW6iuWktOadv+OAguS7lui6suW8gOWwueWHgOaxieeahOe0ouWQu++8jOWwhuS7luadvuadvuWeruWeruaMguWcqOiCqeS4iueahOedoeiho+ihrOihq+iEseWIsOiDjOmDqO+8jOWYtOWUh+i0tOWQkeiCqeiDm+mqqO+8m+S4gOaJi+S7juWQjuWQkeWJjeaRuOe0ouWIsOiDuOWJjeWrqee6ouWkhO+8jOWPpuS4gOaJi+mqqOiKguWIhuaYjueahOaJi+aMh+aMkemAl+WujOeyieWUh+aOouWQkemCo+S6uuWPo+S4re+8jOW+ruW+ruaMuuebtOiFsO+8mg0KDQogIOKAnOWTpe+8jOaIkeW8gOWKqOWVpuOAguKAnQ0KDQogIA0KDQogIA0KDQogIA==

回复提问箱!系统自带编辑文字真是丑啊(黄豆再见)

我月考完(9号10号的样子)补好不好啊ㅠㅠ你是哪个小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尹净汉生贺】selfish(完)

  嗨我是棣 又见面了!头剧痛无比的情况下赶出的这篇文,有的地方可能很粗糙请大家不要吝啬自己的意见和建议TT拜托!

  这篇文我写之前就和基友考虑过会不会因为ooc被喷,但这是我第一次给净过生日也是想给寿星写一个中心向的文,硬着头皮写完了,轻点骂……

  这篇文净的性格和举动是什么导致的我想我也写得很大白话了,不过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相信每个人都能看出自己的见解吧。每个人读出故事不同的韵味,我觉得是件好事。

  微车喊注意!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享用吧!

  请多多给我评论哦!!!(拜托)

  再次祝我的宝贝天使小机灵云囧哈24岁生日快乐!!!


————————————————————————————


  盛开的花终有凋零的日子


  而他的后嗣可以将其记忆延续


  可是你啊,只专注于自己明亮的眼睛

                         

 —— 断章取义自《sonnet 1》,William·Shakespeare

  



1.

  尹净汉的生日要到了。


  每逢成员生日前夕,大家都很忙碌。日常的家族集会与狩猎、工作之间突然插进了要准备生日惊喜的行程,对于肩上担子不少的三代血族们可不是件容易差事——“不过好在有净汉和四五代们在啊——”SVT首领、韩国崔氏八代独传的纯血统崔胜澈每一次这样感叹。


   可是这次轮到总策划过生日,这是尹净汉来到古堡的第一个十月。


   对于血族来说,百年仅仅弹指一瞬间,一年不过是尘埃一粒罢了。十个月前之前人类晕晕乎乎误入古堡的画面清晰得不能更清晰——被结界染成淡金色的长发、有些失焦地大睁着的眼睛以及滑过鼻腔与喉咙紧紧包裹住心脏的、令每一个血族都能全身战栗的香气……对于这个小“家族”的十二位成员,都像发生在前一瞬。


   SVT的成员在同类中还正是大好年纪,但与二十余岁的人类来比较,不得不承认那是造物主的辈分了。自从这个长发(尽管后来剪短了)的漂亮青年以血液作为交换住进了古堡,更多新奇的人类玩意儿也被带了进来,“过生日”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们有那么多钱,弄点儿活动花花也是好的!”首领这样说。


 ——如果只是花钱,那对于血族们小菜一碟;因此前几个成员的生日或初拥日都在尹净汉的组织下完美度过。但这是第一场没有军事也没有监制的庆祝,对于完完全全老古董们是比了解电子产品还难的存在。


  在尝试独立接替尹净汉的工作但第五次撕掉计划书后,年龄第三的三代纯血洪知秀终于忍不住朝古堡各个角落蝙蝠传书:


  “生日计划!!!速来!”



2.


   盛着拉面的水壶咕嘟咕嘟地滚着。尹净汉戴着眼镜切洋葱,眼睛还是忍不住眯起来。


   




  长发是在两个月前彻底剪短的。一开始先绞成到耳下的短发,后来因为洗完实在是干得慢,就改成了正常的男式。吸血鬼们哀嚎了大半个月后发现脖子不被遮住他们享用美味的时候更方便、血液的气味也扩散得更开,也就喜滋滋了。尹净汉性子很随意也有点懒,头一天的睡衣就是第二天的家居服;中国来的四代徐明浩远越重洋带过来绸子,给尹净汉一身一身装点的都是大把钞票。


  “净汉哥穿软料子肯定很好看!”同样属于中国的三代文俊辉是个混血——不同于老幺组五代混国籍的弟弟崔韩率,文俊辉混的是种族,一双漂亮挑眼就是来自巫女母亲。


  ——这里太大了,中世纪的装修风格是崔胜澈当年亲自选的,那时候还是潮流;只有一个人在里面的时候显得华丽又空虚。没有自用厨房这个概念,尹净汉住进来之后就在宴会厅的后厨给自己做饭——这一度给他一种自己是个家养小精灵的错觉。


  现在是早上六点钟……到了孩子们该睡觉的时候了。他想,把洋葱片摞在刀面上用手拨进沸腾的汤。阳光开始丝丝缕缕地显现在空气中,窗外的墨绿色延伸开很远很远,被淡金浸润得渐渐透明。这里本来没有窗,是洪知秀请人给尹净汉凿的,因为他说喜欢明媚的早晨。人类很能睡,但是早起。三四五代吸血鬼几乎百无禁忌,城堡有窗户,但没人会在后厨安一个,“可是他不习惯蜡烛。”


  自己好像估错了洋葱们的厚度,最后一片下去得有点猝不及防;中指擦过刀刃的时候只是刺刺地凉了一下,紧接着红色就沿着长长一条线溢了出来——洋葱的汁液熬得人直皱眉头,腰身下一秒突然被人从后面搂住:


  “给我吧?”


  低沉却清晰的嗓音,不用回头尹净汉就知道是哪只老蝙蝠。崔胜澈发凉的口鼻重重地摩挲着他的侧颈,呼吸凉丝丝地滑在尹净汉下颌上;男血族一手仍紧搂他的腰,另一手却已轻轻攥住受伤那只手的手腕,大拇指在踝骨暗示极强地压蹭,“不要浪费嘛。”


  投入了洋葱的泡面壶暂时地安静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火焰燃烧嘶嘶作响。


  “洋葱味的哦。”


  “那有什么关系。”


  手腕被捉起,尹净汉偏头,看着崔胜澈把染着艳红的那一抹暖白含进了口中。指尖传来没有什么温度的湿意,对方因本能而冒出来的尖锐微微抵住自己指腹,舌头裹住了那线伤口,贪婪地缠绵。


   像这城堡里的其他十一位居民一样,崔胜澈轻耷的眼皮下藏着的是一双红色的眼睛。但又不同的是,他的瞳仁比起弟弟们更深,像浓郁的血浆,仿佛能令人嗅到锈味。可每每吸吮着尹净汉时,那里面就会绽出来一种光;太亮了——即使鸦羽一样深黑的睫毛也只能任由那光溢出来;明晃晃地、极有侵占性地,落在尹净汉身上。


  这种光从未在其他任何时候出现过。即使是唯一“享有”它的人自己也很清楚。


  麻酥酥的感觉顺着指尖蜿蜒向全身,有点痒,慢慢烧起尹净汉两颊;水壶里,汤面又绽开了两个泡泡,但厨师已经开始心不在焉,“这么早了,好孩子都该去睡觉了哦?”


  崔胜澈的舌头滑向了指骨与掌骨交接的关节处,缓缓吮了一口。


  “我还只有几百岁的时候,就从没当过好孩子……”攥住手腕的手向下挪,无名指和小指探进袖口,“更何况现在是成年生物的时间,不抓住大好时光……?”


  腰上的蝙蝠爪子抚上尹净汉胯骨,掌心画着圈慢慢、慢慢地揉动,“别忘了,今天晚上就轮到我了。”


  ……这就是生物钟不同造成的影响,正常说句话都听起来像成人暗示!


  ……虽然崔胜澈的确在成人暗示。


  尹净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受伤的右手制止住崔胜澈的轻举妄动:“可是现在是前一天的白天,你刚刚抢了珉奎的份。等他起来我就告诉他,下次你少一口。”


  崔胜澈:“……”


  青年趁着对方僵住搔搔他下巴,恶作剧得逞般笑起来,“况且这里是我和知秀的厨房……”


  最年长的血族有一双大眼睛,情绪也难以找到地方掩饰。眼里的光骤然黯下去的时候,是一清二楚的,面皮上却还是“图谋不轨”的笑容,定定朝着尹净汉转过来的侧脸:


  “那我们就去那小子闻不到的地方。”


  半晌,没有回答。


  水壶又开始沸了,泡泡争先恐后像是要跃出壶口,咕嘟咕嘟的滚声比之前还要大,挟着洋葱令人眼眶发酸的气味模糊了崔胜澈讨好似的退让:“知道了……不会抹掉珉奎的气味的。”


  这一次尹净汉还是没有说话,但他扭动旋钮,关上了灶。


  拉面不再在壶里跃动了。





3.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何况SVT的城堡里有十二位高阶血族,怎么也不可能想不出一个生日计划来。


  过完这个夜晚,就迎来尹净汉——这座古堡里唯一的人类——第二十四个生日了。


  也是他和非人们第一个共度的生日。


  尹净汉来的那个晚上SVT刚好在小聚会,浑身湿透抖得摇摇欲坠的不速之客咬破手指在每个酒杯里滴上两滴,才换来一条厚实毛毯;可等被扫兴的吸血鬼们统统喝干,立马就被推进了带豪华浴缸的温暖浴室。


  “……那之后就跟妹妹一起生活……”躺在满满的绵密泡泡里、被十二双倍儿红的眼睛盯着脖子时,尹净汉还怯得像只小兔子,“今天去她的墓地,突然下雨了……就这么跑进来了。”


  然而久而久之,兔子慢慢意识到了自己对这帮吸血蝙蝠的重要性。学会了血族的年龄换算方式喜提老二的位置,为了防止自己变成人干还写了专门的轮换制取血条例……


  据中国孩子们说,那边有句话,叫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在某一天,抓住了在场所有男血族胃的尹净汉慢慢觉察出有几道目光变得意味不明了。


  窗户纸被捅破的第一个早晨,人类裸着身体站在这个城堡首领的房间里那面巨大的穿戴镜前,借着窗帘没挡住的光细细打量自己。脖颈间、大腿内侧,星星点点的是崔胜澈留下的痕迹,他还记得很紧很紧的拥抱是什么感觉,还有初次见时最漠然、最高傲地俯视着自己的那双眼睛,满满地只映出来一个影子时又是什么样子。

  

  “……不是坏事。”


  一片沉寂中,有人轻声说。



  果然不愧是积累了成千上万年财富的一方领主,尹净汉的生日会盛大得惊人。SVT们甚至还请来了自己在世界各地的直系亲属与朋友,礼物在宴会厅一角堆成小山,各个种族的俊男靓女大腕贵妇挤满舞厅,大厅不手软地被各样珍奇打造出穷奢极欲的华丽;请来的仆人与仕女四处穿梭、城堡门口还不断有持着暗金色请柬的仪表堂堂的人物一个个下着马车,后厨也第一次入驻了专业人士。为优质的、强大异族己党举办宴会在高层血族中不是稀罕事,但这是整个血族届二代以下最有威望的组织之一——SVT——成立以来首个大型活动,自然有大把生物乐得借此机会攀一攀。


  年纪小的李灿崔韩率夫胜宽李硕珉承包了打扮主人公的任务,也的确不负众望——当尹净汉披着猩红的长外袍站在舞厅道路一般宽的象牙扶梯最顶端、用那双清澈却又地微微涣散得纯洁无辜的眼睛俯视着舞池时,城堡里落针可闻。


  掌声是从人群中某一个地方突兀响起的。


  然后一点点地、像星火燎原一样——


  头顶巨大的水晶吸顶灯折射出的璀璨光芒将尹净汉一个人照得格外明亮,他微微眯起了眼,头顶的温度裹下来、宛若振雷的掌声与人群中炸开的毫不掩饰的讨论把他团团包围起来,将他稳稳地捧在最高处。这是他第一次见SVT的成员们穿得这样庄重——这片领土的主人们站在扶手梯更低一点的地方看着自己笑着,他听见今天王子一般的血族们高声朝他呼唤“生日快乐”,西装上金丝缝制的家族纹样泛着粼粼的光。


  好高——他能看见每一道目光——每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和每一种欣赏的神态——


  还有崔胜澈、洪知秀、文俊辉、徐明浩、金珉奎……


  那是他的成员们……他的家人……也许有些是他的爱人……


  光洒下来,那么强烈、那么夺目;有个年纪看上去像人类十三四岁的扮相华丽的血族小姑娘,瞪着大眼睛不顾身后她女仆的追逐一路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张着嘴,眼里溢满的闪亮亮地都是惊喜,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尹净汉。在嘈杂、涌动的人群里,她一动不动地仰头注视着他,像看到了最亮的星辰一样。


  她有着微微下垂的眼角,很像他记忆里的另一个人。


  他还记得自己看那个人的第一眼她还是红红皱皱的一小团,他能清楚回忆起她背书包时摇摇晃晃的双马尾、在双亲去世后他们是如何被从小镇的陋居里扫地出门的;他也记得他紧紧抱住她时债主的拳脚落在背脊上的触感、小混混揪着他长得太长的头发往巷道里拉时她疯了一样将那人扑倒在地的背影,也记得最后收养他们的那户家庭的男主人有一天突然要他半夜出门跑腿,回来时看到的她瘫在一片混乱中无力的身体、脖子上的一圈紫痕和失焦的眼睛。


  可是尹净汉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要想起她——尽管他没有哪一个凌晨不在思念她,但此时此刻,太不是伤感的时候。


  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物,尊贵的、强大的,都仰视着自己。


  我在最顶端了吧?


  自己被用特制香水封起来的血液的香气……洪知秀的厨房、崔胜澈的落地镜、金珉奎的浴室……自己的漂亮的脸(它有和她一模一样的轮廓)和天赋异禀的身体……


  尹净汉看向了那个血族女孩,她一下子惊喜地睁大眼—— 掌声和讨论声还在继续,而他注视着她笑了。


  他没有记错,那样的眼睛。


  但尹净汉结束了与小姑娘的对视;余光里是崔胜澈领着的孩子们的身影,他没有去回应他们灿烂的笑容与各样感情的注视,再次望向人群。


  

  不佳的视力让视野有些模糊,他看不清所有宾客的表情;但水晶灯的光好像暖洋洋地洒在自己身上,每一张脸仍朝着他,他们看上去小小的……这一次他很肯定——


  


  然后青年看向了他今天的“王子们”。


  他朝他们露出了最幸福、也是最灿烂的一个大大的笑容。


                                                                                                                                           

                                                                                                                                          「完」


  


  


  

 


  


尹净汉 20181004生日快乐

倘若要说爱的话 爱的是你每一种样子、每一个细节、每一下举动。
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别人家的崽,百度百科十三个人专门去细看你只是因为和我有相同的姓氏;后来看到神级动图,被惊艳到却也没有深入了解。最后是某天好奇,中午去朋友家玩时一起看了蹦蹦mv,当时被开场的你震撼到——薄、细而利的线条、微微失焦垂着的眼睛和男团少见的发型,都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再也看不清其他人。如果说你蹦蹦的造型漂亮得几近刻薄,出道曲里因为编舞要求而作出的小堂皇表情和苹果头就是令人忍不住笑容的可爱了。你偏偏头,抬起的眼亮着——
然后我来了。
补团综的时候看到有人说你切开黑,我当时咂着嘴不信,这不就是个漂亮单纯典典型型小天使,哪那么漫画人设。看完团综老妈妈捂着心脏哭了,真香。我我我
说真的,出道至今无死角的美貌、高音不锐利常嗓清甜、新粉疯狂补档明显感觉到的巨大进步、爱恶作剧有点淘气的性格和无辜的脸蛋形成的巨大反差;风格多变、技能多而强……如获至宝的感觉是第一次这样强烈,你的每一点都准而稳地瞄准我的取向。
再往后,几乎是欣喜若狂地发现,你的光芒那样闪耀,大家都能看见——日本是一骑绝尘的绝对第一人气,中韩稳驻前三,谁都喜欢你;太好了,没人有资格骂你黑你,虚荣狗完全满足完全得意,锁在你身上不走了。
时间推移而我爱你如初;你的优秀也罢、小小的不完美也好,哪里我都可以接受,哪里我都觉得可爱,在我眼里哪里都是好的。
尹净汉;24岁,要你多多地皱起鼻子笑,要你兴致勃勃地恶作剧,要你大声喊出来、一直向前奔跑。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爱你一直为了你的发展贡献我最大的努力,也会为了你不停歇地上进。答应你,即使是哪一天我的小王子剃了平头要进军队了,我也会一边提升自己一边等待。
还有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说来,花里胡哨的夸人技巧突然也不知道怎么用才好;我笔法拙劣又毫无条理,再琢磨,到头还是只能说三个字:
我爱你。
24岁生日快乐,尹净汉,我的天使。
【nh时间20181004 00:00分 棣.】

下一个就写这个吧

日常感叹崽崽

小净的嗓音与其说是蜜嗓,一定要找形容词我觉得更像芦荟那样。不黏着、不是最清冽的但有十足的透性,很清新也能听出少年活力气息;他的温柔不像普遍nh“温柔嗓音”的深情或者柔情,是透着点狡黠的,是有微微弹力、滴着露水的声音。有时候甚至有点撒娇似的,但是丝毫不腻。
可能表达得不太好……但是我真的很爱。

爱看肉的女孩们 你们的救世主来了 我下次马上用!!!!!!!!!

【佑灰/澈汉】追星成功!(一发完)

  《捕获成功》后续!

  大家要我写的时候牛逼哄哄觉得懒得写,自己看了一遍又想写了……对不起真香

  真滴很白痴!纯甜!写给想看佑灰后续的孩子们!

 

——————————————

宿舍设定与现实不同,圆单人间,床在房间内(不然公然 不太好)

1.

  “为什么把我的卡拿出去啊!!!”

  难得空闲的周日。崔胜澈恨恨地趴在床边,瘪嘴皱眉看着尹净汉暴力地拆着新专。

  尹净汉盘腿坐在床上,身边还堆着小山一样的专辑;左手边整整齐齐叠着两摞全圆佑的小卡和闪卡,四周还散着丢了满床铺——都是洪知秀崔胜澈权顺荣的。

  这是ST本年度第二次回归,距离崔胜澈尹净汉、文俊辉全圆佑双双结成小情侣已经三个月了。自尹净汉带孩子跳槽成功,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曾经的粉丝与偶像、偶像与一见钟情对象仅仅一个月就通通变成了情侣。

  对此,一见钟情对象的新任密友、某不愿透露身份的jo姓男子不止一次痛心疾首:“怎么就给崔胜澈拱成功了呢???怎么就两眼一黑去拱全圆佑了呢???”

  ……扯远了。

  ——尹净汉利利落落拿裁纸刀在保护膜上一划,手指翻飞几下就剥离出了小卡;看一眼是张权顺荣,轻轻抛到一堆“权顺荣”最上面:“俊尼只要圆佑的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

  崔胜澈不说话,只化身成大型犬,幽怨地趴在边上,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格外认真的脸:“呀,别装没听懂!你为什么不收起来?”

  尹大爷终于有空百忙之中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我又不追星……”

  刀柄挺细,握久了有点疼。尹净汉只是微微顿住捻了捻指头大型犬就扑上了床,扫开一片东西抢过他手中的小刀开始拆专,嘴里还嘟嘟囔囔,“这次我的卡可是很稀有的——特意设置了数量比例的——”

  声音是难得的别扭,不难听出来,真的有些委屈的成分在里面。

  被抢了饭碗的尹经纪人盯了一会儿面前毛茸茸的头顶,叹了口气,最终啪地把弄疼的手拍上崔胜澈蓬蓬松松的头毛。

  对方正要不满地抬起脑袋时,前者很自然地贴上去在他头发上亲了一口:

  “你人都在这里,要纸片干嘛?”

2.

  “出道之前什么都不做了!”

  文俊辉郑重宣布,“净汉哥下令啦,最后这一阵必须加大练习强度,还有下次不会再帮我请假了。”

  全圆佑右眉猛地抽搐了一下,手里的大部头书啪嗒掉到地上。

  距离文俊辉solo出道只剩下寥寥几十天,本应该是最紧张的时候——

  “你这家伙居然弄到这个地步?!!!你要我怎么跟编舞老师解释?!!他这周第四次过敏性肠胃炎?!!!!”三天前,尹净汉撼动整个宿舍的怒吼仿佛还余音绕梁。

  不同于尹净汉和崔胜澈,全圆佑与文俊辉的身份更刺激一等、年龄也更小,在某些方面节制力还远远不行;常常一看对眼就莫名其妙干柴烈火烧回全圆佑宿舍,搞得ST其他单身队友抱怨不止。仅仅是结束打歌后回到公司,两人的重逢就直接逢上了床——还逢得文俊辉第二天直接瘫在床上喘口气都腰酸背痛腿抽筋。

  如果只有这一次,那还算好。可是明明双方都知道缺练习对文俊辉影响很大,还是抱着冒险的心态又试了第二次、第三次——然而每一次都没有把控好力度,也就导致了尹净汉最终的爆发。

  于私是哥哥是亲人,于公,尹净汉仍充当着经纪人的角色。严厉是对谁好心里都知道,因此这样的恶劣事件再也没有发生。

  好在两人被批评后的确收敛许多,文俊辉的练习也日益卖力,赶上了塌掉的进度;但全圆佑渐渐发现,自己的对象好像有点收敛过头了——

  一开始停掉的是上床。

  “忍啊,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崔胜澈经常中午容光焕发地去到全圆佑那儿串门,有时候甚至光个上身骄傲地把背后还未褪红的新鲜抓痕大喇喇秀遍全宿舍,“没关系没关系就一个月了嘛。”
 
  紧接着被文俊辉拒绝的是用大腿。

  洪知秀某早经过餐厅时顺手安慰地拍拍因失去夜生活反而无法入睡的颓废青年,优雅无比地啜一口咖啡,“你要理解,中国人很讲究积攒元气。”

  然后……互相帮助也不行了。

  “他的出道舞台需要情感的爆发!再撑一会儿!!”桌上出现了这样的权顺荣的纸条。

  最后,就连尹净汉都憋不住怜悯之情:“俊尼有时候很坚持的……乖,哥偷偷给你点炸鸡啊。”

  躲避了自己的经纪人在休息间恶狠狠撕咬鸡腿的全圆佑,嘎吱一声嚼碎一块骨头:

  “他不红这破公司就完蛋了!!!”

3.

  文俊辉很成功地出道了,以惊人的初mv播放量、L社有史以来第一个外籍solo爱豆的双重爆点登上了一家又一家报社的大版;与此同时,ST师弟的身份更是奠定下了厚实的粉丝基础。

  代表很高兴,尹经纪人很高兴,师兄们也很高兴,师兄之一的男朋友全圆佑欣喜若狂——因为就在结束最后一家杂志的摄影工作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尹净汉郑重宣布,长达两个月的“禁欲令”就此撤销。

  当晚,尹经纪收到来自崔胜澈的kakaotalk:

  “你是不是同意他们做了?”

  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社联络簿:

  “何来此言?”

  打完这句话不到五秒,尹净汉立马被拉进了一个聊天群组。群成员就三个,洪知秀、崔胜澈加他,不知道是哪个骚包的把群名创建为“成熟男人们的对话”,第一条是洪知秀发的:

  “我这么多年没见全圆佑跑那么快过ㅎㅎ”
 
  此时是休息时间,洪崔两人蹲在练习室墙边的电插板边上,等待着尹净汉的回复。不一会儿,对面传过来新消息:

  “哦?文俊辉翻他牌子啦?”

  “不是,他们开房去了——”

   “你发这个干什么?!!!净汉尼可是经纪人啊——”崔胜澈无意瞟到洪知秀正在输入的内容魂都吓掉一大半,一个飞身要去抢;结果还没来得及,洪知秀手一抖——手机飞出去的前一刻,那条消息被发送了出去。

  幸好手机脸朝上落地、毫发无损,只是委委屈屈躺在地上,脸上还黄亮亮地显示着“成熟男人们的对话”里最后一条消息。

  练习室这一角突然死寂,两个成熟男人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对方空洞的表情。

  “他们开房去了!”

——————————————

    与此同时,某五星级酒店大套房双人床上,全圆佑一把扯开文俊辉的前襟,紧蹙着眉与对方唇舌交缠。唾液交换之时,文俊辉含含混混地试图说什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净汉哥以前告诉我,如果被拍到——”

  全圆佑一巴掌拍到他屁股上:

  “你居然在我的床上提别的男人!”

  “…………………”

   他最近都看了些什么书啊?

———————————————

    另一边的宿舍里,尹净汉嘴角的笑意一点点垂下。如果目光有能量,它们应该已经射穿手机屏、把经纪人工作记录本烧出了两个洞:

  “开,房?”

                                                                                END.

  ———————————

  好久不见(大概是)!

  这一篇其实军训前就写了一半了,也因此才有可能学习之余在周末补完后面的,产出这份粮食。

  国际部双重任务真的好严格!不过我会努力协调写作和学习的,大家不要跑掉啊!

  要等我!!我爱你们!

  如果喜欢的话拜托给我评论~!!!

                                       By.棣

 

 

 

 
 
 

会被唯饭/毒唯骂啊……还有就是总有人在我cp脑时刻强行告诉我谁谁谁太会营业了跟、真、的、一、样………我知道啦 但是还是难过